主管单位:

中国工业信息化部

主办单位:

出版人:

哈尔滨工程大学出版社有限公司

网 址:

www.hrbeupress.com

电 话:

办公室:0451-82519989

发行科:0451-82519328

总编室:0451-82533986

地 址:

南岗区南通大街-145号41号楼


 账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忘记密码?

  • 官方微信

  • 船核在线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国内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动态

畅销文学作品如何走出本土

添加时间:2016-07-25 点击量:531

 一本翻译小说,要经过多少人的手,才能到读者的手中?一位作家,要通过多少个版权经理人的努力,才能成为世界文学大师?近日,在北京出版交流周公共讲座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纸托邦和做書邀请《三体》英文版、《追风筝的人》《灿烂千阳》《龙文身的女孩》中文版等畅销书背后的灵魂人物,与大家分享让一本翻译文学作品更接地气的经验。

  打动别人先打动自己

  从《冰与火》的译者到《追风筝的人》《岛上书店》等作品的发现者和引入者,再到《解密》登陆35国的推广者,台湾光磊国际版权经纪公司创始人谭光磊在版权输入输出方面成绩斐然。上海九久读书人文化公司副总编辑彭伦,作为新浪微博上最活跃的外国文学编辑,他是莫迪亚诺获奖之后,全国各大媒体第一个想到要去采访的人,他所在的上海九久读书人旗下集结了一批在国内家喻户晓的外国作家:J.K.罗琳、丹·布朗、斯蒂芬·金……

  他们如何慧眼独具屡获佳作,让作品在众多读者心中掀起波澜?谈及是否“出手”买下版权的关键,除了市场考量,他们一致认为,首先是自己一定要喜欢。“只要有一本书让我一直想,我就一定会采取行动。”谭光磊说。他坦言,他从学生时代就嗜读外国小说,还曾是疯狂的奇幻书迷,反而对华文文学不熟悉。因此这几年,他拼命补课。自2009年起,光磊国际开始代理中文作者的国际版权,并向世界20多个国家和地区出售版权,知名选题包括麦家的《解密》、迟子建的《额尔古纳河右岸》和颜歌的《我们家》等。他坦言,因为他的阅读口味比较欧美化,自己会将劣势化为优势。“如果这本书我喜欢,在某种程度上会符合西方主流阅读人群口味。”

  “对于我来说,最终买下版权的主要原因就是喜欢这个文本。”彭伦说。当初开启了彭伦国际出版之路的就是他自己非常喜欢的《我与兰登书屋》一书。具体的过程还得从他当年加入上海九久前一次逛书店的经历说起。一次偶然的机会,彭伦在上海外文书店书架的最底层发现了《我与兰登书屋》,买回家后发现自己非常喜欢。于是在他加入上海九久的第一天,就和他的老板黄育海提出上海九久能否出版《我与兰登书屋》的建议。贝内特·瑟夫是美国出版界划时代的标志性人物,他的回忆录《我与兰登书屋》是一部生动反映美国20世纪出版业风云变幻的经典著作,同时也是一部充满趣味、幽默与智慧的文学回忆录。虽然这本书曾在国内出版过,但经过10多年,国内市场上已基本见不到这本书的踪影。因此,彭伦很快确定要购买这本书的版权。虽然初期落实这本书的版权颇费周折,但在那年的法兰克福书展上,彭伦直接到兰登书屋的展台沟通版权事宜,让这本书顺利地翻译出版。

  凭借对这本书内容的足够了解,外语专业出身的彭伦担任其翻译和出版工作,并达到了他的预期目标:这本书在新一代的出版人当中产生了巨大影响。通过《我与兰登书屋》的出版,彭伦又冒出来一个想法:能否出版一套像《我与兰登书屋》这样的专门介绍世界著名出版人的回忆录、传记,这就是后来的“出版人书系”。彭伦认为,虽然这套书非常小众,但是目标读者准确,主要针对出版从业人员。而它的引进出版对于彭伦自身的意义更大,他说:“这套书翻译出版,对于我来说像是完成了一段自我训练,同时也给中国的出版业提供了一个新思路。”在彭伦看来,通过出版这一书系,了解了国际出版业的动态,而且扩大了国际出版的人脉资源。

  找到合适译者是关键

  《三体》在美国一直风靡乃至问鼎雨果奖,美国托尔出版社主编利兹·高瑞斯基(Liz Gorinsky)可谓功不可没。“你是不是要把总编绑在椅子上,然后大声读《三体》的内容给他听?”这是一位记者在采访之前最想问这位主编的问题。

  谈及《三体》最终跨越“翻译”“科幻”“新人”这三道屏障,打入美国主流群体的经验,高瑞斯基介绍说,他们邀请了美国知名科幻作家刘宇昆担任《三体》第一部的翻译。后来经过证明,邀请刘宇昆担任译者是一个非常正确的选择。原因在于,他曾凭借作品《折纸》获得2012年雨果奖最佳短篇小说奖,在美国科幻文学界已经颇具知名度,为《三体》打开美国市场奠定了一个良好的基础。其次,在翻译上,刘宇昆作为华裔科幻作家,翻译效果非常好。

  在高瑞斯基看来,《三体》受到美国读者的青睐,原因还在于这本书契合了外国读者对于中国文化的重视。“现在全球都很关注中国,他们通过这本书来了解中国文化。当《三体》获得雨果奖后,其在美国的销量再次激增,即便是这本书出版两年之后。”高瑞斯基谈到,其中关于文化的翻译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她的建议是,译作一定要尽量保持原文的风味,而不是一味地去迎合市场或读者。她介绍说,在《三体》的翻译过程中,也是尽量保持原文的基调,对于美国读者可能出现阅读障碍时,编辑采用参考和译注的形式来帮助读者理解内容。

  兼具译者和出版人的双重角色,彭伦对于图书的翻译有着自己的观点。自《天才的编辑》去年出版以来,该书销量已突破1.5万册,这对于一本600页的传记作品来说并不容易。作为《天才的编辑》的翻译,在他看来,其出发点与10年前自己翻译《我与兰登书屋》的出发点是一样的,都是因为自己喜欢而翻译。但所不同的是,《天才的编辑》一书是从后期营销开始考虑,他认为,拥有译者和出版人的双重身份,使得他对这本书的理解更加充分,更清楚这本书如何有效推广。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上一篇:分答赶上内容付费顺风船
下一篇:时政类专题教材编辑加工刍议